导航菜单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logo
般若学府
云门宗上 青原下八、九世
转发:慧清    转发时间:2015-10-17 21:43:1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青原下七世云门偃禅师法嗣白云子祥禅师

韶州白云子祥实性大师,初住慈光院,广主召入府说法。时有僧问:“觉华才绽,正遇明时。

  不昧宗风,乞师方便。”师曰:“我王有令。”问:“祖意教意,是同是别?”师曰:“不别。”曰:“恁么则同也。”

  师曰:“不妨领话。”问:“诸佛出世,普遍大千。白云一会,如何举扬?”师曰:“赚却几人来?”曰:

  “恁么则四众何依?”师曰:“没交涉。”问:“即心即佛,示诲之辞,不涉前言,如何指教?”师曰:

  “东西且置,南北作么生?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“石桥那畔有,这边无。会么?”曰:“不会。”师曰:“且作丁公吟。”问:

  “衣到六祖,为甚么不传?”师曰:“海晏河清。”问:“从上宗乘,如何举扬?”师曰:“今日未吃茶。”上堂:

  “诸人会么?但向街头市尾、屠儿魁刽、地狱镬汤处会取?若恁么会得,堪与人天为师。

  若向衲僧门下,天地悬殊。更有一般底,祇向长连床上作好人去。汝道此两般人,那个有长处?无事,珍重!”问僧:

  “甚么处来?”曰:“云门来。”师曰:“里许有多少水牛?”曰:“一个两个。”师曰:“好水牛。”问僧:

  “不坏假名而谈实相。作么生?”僧指倚子曰:“这个是倚子。”师以手拨倚曰:“与我将鞋袋来。”僧无对。师曰:

  “这虚头汉。”﹝云门闻,乃云:“须是我祥兄始得。”﹞师将示灭,白众曰:“某甲虽提祖印,未尽其中事。

  诸仁者且道其中事作么生?莫是无边中间内外已否?若如是会,即大地如铺沙。”良久曰:“去此即他方相见。”言讫而寂。

德山缘密禅师

鼎州德山缘密圆明禅师,上堂:“僧堂前事,时人知有。佛殿后事作么生?”上堂:

  “我有三句语示汝诸人:一句函盖乾坤,一句截断众流,一句随波逐浪。作么生辨?

  若辨得出,有参学分;若辨不出,长安路上辊辊地。”僧问:“如何是透法身句?”师曰:“三尺杖子搅黄河。”问:“百花未发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黄河浑底流。”曰:“发后如何?”师曰:“幡竿头指天。”问:“不犯辞锋时如何?”师曰:“天台南岳。”曰:

  “便恁么去时如何?”师曰:“江西湖南。”问:“佛未出世时如何?”师曰:“河里尽是木头船。”曰:“出世后如何?”

  师曰:“这头蹋著那头掀。”上堂:“与么来者,现成公案。不与么来者,生招箭。

  不与么来者,徐六担板,迅速锋铓,犹是钝汉。万里无云,青天犹在。”上堂:“但参活句,莫参死句。

  活句下荐得,永劫无滞。一尘一佛国,一叶一释迦,是死句。扬眉瞬目,举指竖拂,是死句。山河大地,更无讹,是死句。”

  时有僧问:“如何是活句?”师曰:“波斯仰面看。”曰:“恁么则不谬去也。”师便打,上堂,举临济示众曰:

  “恁么来者,恰似失却。不恁么来者,无绳自缚。十二时中,莫乱斟酌。会与不会。都卢是错。

  分明与么道,一任天下人贬剥。”师曰:“古镜阔一丈,屋梁长三尺。是汝钵盂鐼子阔多少?”上堂:

  “俱胝和尚,凡有扣问,祇竖一指。寒则普天寒,热则普天热。”僧问:“己事未明,如何辨得?”师曰:“须弥山顶上。”曰:

  “便恁么去时如何?”师曰:“脚下水浅深。”问:“达磨未来时如何?”师曰:“千年松倒挂。”曰:

  “来后如何?”师曰:“金刚努起拳。”问:“师未出世时如何?”师曰:“佛殿正南开。”曰:“出世后如何?”师曰:

  “白云山上起。”曰:“出与未出,还分不分?”师曰:“静处萨婆诃。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

  “南山起云,北山下雨。”问:“如何是应用之机?”师喝,僧曰:“祇这个,为复别有?”师便打。问:

  “大用现前,不存轨则时如何?”师曰:“黑地打破瓮。”僧退步,师便打。问:“佛未出世时如何?”师曰:“猢狲系露柱。”曰:

  “出世后如何?”师曰:“猢狲入布袋。”问:“文殊与维摩对谈何事?”师曰:“并汝三人,无绳自缚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满目荒榛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。”师曰:“劳而无功。”问:“尽大地致一问不得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话堕也。”曰:“大众见。”师便打。问:“无踪无迹是甚么人行履?”师曰:“偷牛贼。”问:

  “羺羊未挂角时如何?”师曰:“猎屎狗。”曰:“挂后如何?”师曰:“猎屎狗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秋来黄叶落。”曰: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“春来草自青。”

巴陵颢鉴禅师

岳州巴陵新开院颢鉴禅师,初到云门,门曰:“雪峰和尚道,开却门达磨来也。我问你作么生?”

  师曰:“筑著和尚鼻孔。”门曰:

  “地神恶发,把须弥山一掴跳上梵天,拶破帝释鼻孔,你为甚么向日本国里藏身?”师曰:“和尚莫瞒人好。”门曰:“筑著老僧鼻孔,又作么生?”师无语。门曰:

  “将知你祇是学语之流。”师住后,更不作法嗣书,祇将三转语上云门。僧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“明眼人落井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吹毛剑?”师曰:“珊瑚枝枝撑著月。”问:“如何是提婆宗?”师曰:“银碗里盛雪。”门曰:

  “他后老僧忌日,祇消举此三转语,足以报恩。”自后忌辰,果如所嘱。僧问:“祖意教意,是同是别?”师曰:

  “鸡寒上树,鸭寒下水。”问:“三乘十二分教即不疑,如何是宗门中事?”师曰:“不是衲僧分上事。”曰:

  “如何是衲僧分上事?”师曰:“食观白浪,失却手桡。”问僧:“游山来,为佛法来?”曰:“清平世界,说甚么佛法?”

  师曰:“好个无事禅客。”曰:“早是多事了也。”师曰:“上座去年在此过夏了。”曰:“不曾。”师曰:

  “与么,则先来不相识。”下去,师将拂子遗僧。僧曰:“本来清净,用拂子作甚么?”师曰:“既知清净,切勿忘却。”

﹝梁山观别云:“也须拂却。”﹞

双泉师宽禅师

随州双泉山师宽明教禅师,上堂,举拂子曰:“这个接中下之人。”时有僧问:“上上人来时如何?”

  师曰:“打鼓为三军。”问:“向上宗乘如何举唱?”师曰:“不敢。”曰:“恁么则含生有望?”师曰:

  “脚下水深浅?”问:“凡有言句,尽落有无,不落有无时如何?”师曰:“东弗于逮。”曰:“这个犹落有无?”师曰:

  “支过雪山西。”僧问洞山初和尚:“如何是佛?”山曰:“麻三斤。”师闻之,乃曰:“向南有竹,向北有木。”问:

  “不可以智知,不可以识识时如何?”师曰:“不入这个野狐群队。”问:“如何是定?”师曰:“虾跳不出斗。”

  曰:“如何出得去?”师曰:“南山起云,北山下雨。”问:“北斗里藏身,意旨如何?”师曰:

  “鸡寒上树,鸭寒下水。”问:“竖起杖子,意旨如何?”师曰:“一叶落知天下秋。”师游山回,首座同众出接,座曰:

  “和尚游山,巇崄不易!”师提起拄杖曰:“全得这个力。”座乃夺却,师放身便倒。

  大众皆进前扶起,师拈拄杖,一时趁散。回顾侍者曰:“向道全得这个力。”师一日访白兆,兆曰:“老僧有个木鱼颂。”师曰:“请举看。”

  兆曰:“伏惟烂木一橛,佛与众生不别。若以杖子系著,直得圣凡路绝。”师曰:“此颂有成褫无成褫?”

  兆曰:“无成褫。”师曰:“佛与众生不别。!”侍僧救曰:“有成褫。”师曰:“直得圣凡路绝。!”

  当时白兆一众失色。僧问:“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?”师曰:“无。”曰:“日日是好日,年年是好年。为甚却无?”

  师曰:“张公吃酒李公醉。”僧曰:“老老大大,龙头蛇尾。”师曰:“明教今日失利。”

香林澄远禅师

益州青城香林院澄远禅师,汉州绵竹人,姓上官。在众日,普请鉏草次,有一僧曰:“看!俗家失火。”

  师曰:“那里火?”曰:“不见那!”师曰:“不见。”曰:“这瞎汉。”是时一众皆言远上座败阙。

  后明教宽闻举,叹曰:“须是我远兄始得。”住后,僧问:“美味醍醐,为甚么变成毒药?”师曰:“导江纸贵。”问:

  “见色便见心时如何?”师曰:“适来甚么处去来?”曰:“心境俱忘时如何?”师曰:“开眼坐睡。”问:

  “北斗里藏身,意旨如何?”师曰:“月似弯弓,少雨多风。”问:“如何是诸佛心?”师曰:“清则始终清。”曰:“如何领会?”

  师曰:“莫受人谩好!”问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曰:“踏步者谁?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妙药?”师曰:

  “不离众味。”曰:“吃者如何?”师曰:“唼啖看。”问:“如何是室内一碗灯?”师曰:“三人证龟成鳖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衲下事?”师曰:“腊月火烧山。”问:“大众云集,请师施设。”师曰:“三不待两。”问:“如何是学人时中事?”

  师曰:“恰恰。”问:“如何是玄?”师曰:“今日来,明日去。”曰:“如何是玄中玄?”师曰:“长连床上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香林一脉泉?”师曰:“念无间断。”曰:“饮者如何?”师曰:“随方斗秤。”问:“如何是衲僧正眼?”

  师曰:“不分别。”曰:“照用事如何?”师曰:“行路人失脚。”问:“万机俱泯迹,方识本来人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清机自显。”曰:“恁么则不别人?”师曰:“方见本来人。”问:“鱼游陆地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发言必有后救。”曰:“却下碧潭时如何?”师曰:“头重尾轻。”问:“但有言句尽是宾,如何是主?”师曰:“长安城里。”

  曰:“如何领会?”师曰:“千家万户。”问:“如何是西来的的意?”师曰:“坐久成劳。”曰:“便回转时如何?”

  师曰:“堕落深坑。”问:“如何是无缝塔?”师曰:“合掌当胸。”曰:“如何是塔中人?”师曰:“露也。”问:

  “教法未来时如何?”师曰:“阎罗天子。”曰:“来后如何?”师曰:“大宋国里。”问:“一子出家,九族解脱。

  目连为甚么母入地狱?”师曰:“确。”问:“如何是平常心?”师曰:“早朝不审。晚后珍重!”

  上堂:“是汝诸人,尽是担钵囊,向外行脚。还识得性也未?若识得,试出来道看。

  若识不得,祇是被人热谩将去。且问汝诸人,是汝参学日久,用心扫地煎茶,游山玩水,汝且钉钉,唤甚么作自性?

  诸人且道,始终不变不异,无高无下,无好无丑,不生不灭,究竟归于何处?诸人还知得下落所在也未?

  若于这里知得所在,是诸佛解脱法门,悟道见性,始终不疑不虑,一任横行,一切人不奈汝何。

  出言吐气,实有来处。如人买田,须是收得元本契书,若不得他元本契书,终是不稳。遮莫经官判状,亦是不得。

  其奈不收得元本契书,终是被人夺却。汝等诸人,参禅学道,亦复如是。还有人收得元本契书么?

  试拈出看。汝且唤甚么作元本契书?诸人试道看。若是灵利底,才闻与么说著,便知去处。

  若不知去处,向外边学得千般巧妙,记持解会,口似倾河,终不究竟,与汝自己天地差殊。且去衣钵下体当寻觅看。

  若有个见处,上来这里道看,老僧与汝证明。若觅不得,且依行队去。”将示寂,辞知府宋公珰曰:

  “老僧行脚去。”通判曰:“这僧风狂,八十岁行脚去那里?”宋曰:“大善知识,去住自由。”师谓众曰:

  “老僧四十年,方打成一片。”言讫而逝,塔于本山。

洞山守初禅师

襄州洞山守初宗慧禅师,初参云门。门问:“近离甚处?”师曰:“查渡。”门曰:“夏在甚处?”师曰:

  “湖南报慈。”曰:“几时离彼?”师曰:“八月二十五。”门曰:“放汝三顿棒。”师至明日,却上问讯:

  “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,不知过在甚么处?”门曰:“饭袋子,江西湖南便恁么去?”师于言下大悟。遂曰:

  “他后向无人烟处,不蓄一粒米,不种一茎菜,接待十方往来,尽与伊抽钉拔楔,拈却灸脂帽子,脱却鹘臭布衫,教伊洒洒地,作个无事衲僧,岂不快哉!”门曰:“你身如椰子大,开得如许大口。”师便礼拜。

  住后上堂:“言无展事,语不投机,承言者丧,滞句者迷。还得么?

  你衲僧分上,到这里须具择法眼始得。祇如洞山恁么道,也有一场过。且道过在甚么处?”僧问:“迢迢一路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天晴不肯去,直待雨淋头。”曰:“诸圣作么生?”师曰:“入泥入水。”问:“心未生时,法在甚么处?”师曰:

  “风吹荷叶动,决定有鱼行。”问:“师登师子座,请师唱道情。”师曰:“晴乾开水道,无事设曹司。”曰:

  “恁么则谢师指示。”师曰:“卖鞋老婆脚﹝郎击切﹞﹝七亦切﹞。”问:“如何是三宝?”师曰:“商量不下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无缝塔?”师曰:“十字街头石师子。”问僧:“甚处来?”曰:“汝州。”师曰:“此去多少?”曰:“七百里。”师曰:

  “踏破几緉草鞋?”曰:“三緉。”师曰:“甚处得钱买?”曰:“打笠子。”师曰:“参堂去。”僧应喏。问:

  “如何是免得生死底法?”师曰:“见之不取,思之三年。”僧问:“离却心机意识,请师一句。”师曰:

  “道士著黄瓮里坐。”问:“非时亲觐,请师一句。”师曰:“对众怎生举?”曰:“据现定举。”师曰:“放汝三十棒。”曰:

  “过在甚么处?”师曰:“罪不重科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麻三斤。”问:“莲华未出水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楚山头倒卓。”曰:“山水后如何?”师曰:“汉水正东流。”问:“如何是吹毛剑?”师曰:“金州客。”曰:“用者如何?”

  师曰:“伏惟尚飨。”

  问:“车住牛不住时如何?”师曰:“用驾车汉作么?”问:“如何是衲僧分上事?”师曰:

  “云里楚山头,决定多风雨。”问:“海竭人亡时如何?”师曰:“难得。”曰:“便恁么去时如何?”师曰:“云在青天水在瓶。”

  问:“文殊普贤来参时如何?”师曰:“趁向水牯牛栏里著。”曰:“和尚入地狱如箭射。”师曰:“全凭子力。”

  问:“如何是正法眼?”师曰:“纸撚无油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师曰:“楖栗木拄杖。”曰:

  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“窦入布衫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灼然谛当。”问:“万缘俱息,意旨如何?”师曰:

  “瓮里石人卖枣圈。”问:“如何是洞山剑?”师曰:“作么?”曰:“学人要知。”师曰:“罪过。”问:

  “乾坤休著意,宇宙不留心。学人祇恁么,师又作么生?”师曰:“岘山亭起雾,滩峻不留船。”问:

  “大众云臻,请师撮其枢要,略举大纲。”师曰:“水上浮沤呈五色,海底虾蟆叫月明。”问:“正当恁么时?文殊普贤在甚么处?”师曰:

  “长者八十一,其树不生耳。”曰:“意旨如何?”师曰:“一则不成,二则不是。”

泐潭道谦禅师

洪州泐潭道谦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泐潭家风?”师曰:“阇黎到来几日也?”问:

  “但有纤毫即是尘,不有时作么生?”师以手掩两目。问:“当阳举唱,谁是闻者?”师曰:“老僧不患耳聋。”问:

  “悟本无门,如何得入?”师曰:“阿谁教汝恁么问?”

奉先深禅师

金陵奉先深禅师,江南主请开堂,才升座,维那白槌曰:“法筵龙象众,当观第一义。”师便曰:

  “果然不识,钝置杀人。”时有僧出,问:“如何是第一义?”师曰:“赖遇适来道了也。”曰:“如何领会?”师曰:

  “速礼三拜。”复曰:“大众且道,钝置落在阿谁分上?”师同明和尚在众时,闻僧问法眼:“如何是色?”

  眼竖起拂子。或曰:“鸡冠花”,或曰:“贴肉汗衫”,二人特往请益。问曰:“承闻和尚有三种色语,是否?”眼曰:

  “是。”师曰:“鹞子过新罗。”便归众。时李王在座下,不肯,乃白法眼曰:

  “寡人来日致茶筵,请二人重新问话。”明日茶罢,备彩一箱,剑一口,谓二师曰:“上座若问话得是,奉赏杂彩一箱。

  若问不是,祇赐一剑。”法眼升座,师复出问:“今日奉敕问话,师还许也无。”眼曰:“许。”曰:“鹞子过新罗。”

  捧彩便行,大众一时散去。时法灯作维那,乃鸣钟集众,僧堂前勘师。众集,灯问:

  “承闻二上座久在云门,有甚奇特因缘?举一两则来商量看。”师曰:“古人道白鹭下田千点雪,黄莺上树一枝花”维那作么生商量?”

  灯拟议,师打一座具便归众。师同明和尚到淮河,见人牵网,有鱼从网透出。师曰:“明兄俊哉!

  一似个衲僧相似。”明曰:“虽然如此,争如当初不撞入网罗好!”师曰:“明兄你欠悟在。”明至中夜,方省。

双泉郁禅师

随州双泉郁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第一句?”师曰:“回头终不顾。”曰:“如何是第二句?”师曰:

  “未语先分付。”曰:“如何是第三句?”师曰:“连根犹带苦。”上堂:“初祖不虚传,二祖不虚受。

  彼彼大丈夫,因甚么到恁么地?”便下座。后住舒州海会,僧问:“如何是舒州境?”师曰:“浣水逆流山露骨。”曰:

  “如何是境中人?”师曰:“地有毒蛇沙有虱。”

披云智寂禅师

韶州披云智寂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披云境?”师曰:“白日没闲人。”问:“如何是不迁义?”师曰:

  “山高不碍白云飞。”问:“以字不成,八字不是,未审是甚么字?”师曰:“听老僧一偈:以字不是八不成。

  森罗万象此中明。直饶巧说千般妙,不是讴阿不是经。”问:“如何是色空?”师曰:“拾取落花生旧枝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一尘?”师曰:“满目是青山。”问:“如何是毗卢藏中有大经卷?”师曰:“拈不得。”曰:

  “为甚拈不得?”师曰:“特地却成愁。”

舜峰义韶禅师

韶州舜峰义韶禅师,僧问:“正法无言时如何?”师曰:“言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,乞师端的。”师曰:

  “两重公案。”曰:“岂无方便?”师曰:“无礼难容。”问:“祖意教意,是同是别?”师曰:“日出东方月落西。”

  僧正到方丈,曰:“方丈得恁么黑!”师曰:“老鼠窟。”正曰:“放猫儿入好。”师曰:“试放看。”正无对。

  师拊掌笑。师与老宿渡江次,师取钱与渡子,宿曰:“囊中若有青铜片。”师揖曰:“长老莫笑。”

般若启柔禅师

南岳般若寺启柔禅师,僧问:“西天以蜡人为验,此土如何?”师曰:“新罗人草鞋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千圣同归底道理?”师曰:“未达苦空境,无人不叹嗟。”上堂,众闻板声集。师因示偈曰:

  “妙哉三下板,知识尽来参。既善分时节,吾今不再三。”便下座。

妙胜臻禅师

潞府妙胜臻禅师,僧问:“金栗如来为甚么却降释迦会里?”师曰:“香山南,雪山北。”曰:

  “南赡部洲事又作么生?”师曰:“黄河水急浪花粗。”问:“如何是向上一路?”师曰:“一条济水贯新罗。”

荐福承古禅师

饶州荐福承古禅师,操行高洁,禀性虚明。参大光敬玄禅师,乃曰:“祇是个草里汉。”

  遂参福严雅和尚,又曰:“祇是个脱洒衲僧。”由是终日默然,深究先德洪规。一日览云门语,忽然发悟。

  自此韬藏,不求名闻。栖止云居弘觉禅师塔所,四方学者奔凑,因称古塔主也。

  景佑四年,范公仲淹出守鄱阳,闻师道德,请居荐福,开阐宗风。僧问:“大善知识,将何为人?”师曰:“莫。”曰:“恁么则有问有答去也。”

  师曰:“莫。”问:“青青翠竹,尽是真如,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。如何是般若?”师曰:“黄泉无老少。”曰:

  “春来草自青。”师曰:“声名不朽。”曰:“若然者,碧眼胡僧也皱眉。”师曰:“退后三步。”僧曰:“苦。”

  师乃“吽吽”!问:“临济举拂,学人举拳,是同是别?”师曰:“讹言乱众。”曰:“恁么则依令而行也。”师曰:

  “天涯海角。”问:“一喝分宾主,照用一时行,此意如何?”师曰:“乾柴湿茭。”僧便喝。师曰:“红焰炎天。”上堂:

  “夫出家者为无为法,无为法中无利益,无功德。近来出家人,贪著福慧,与道全乖。

  若为福慧,须至明心;若要达道,无汝用心处。所以常劝诸人,莫学佛法,但自休心。

  利根者画时解脱,钝根者或三五年,远不过十年。若不悟去,老僧与你入拔舌地狱。参!”

清凉智明禅师

金陵清凉智明禅师,江南主请师上堂,小长老问:“凡有言句,尽落方便。不落方便,请师速道。”

  师曰:“国主在此,不敢无礼。”

南台道遵禅师

潭州南台道遵法云禅师,上堂:“从上宗乘,合作么生提纲?合作么生言论?佛法两字当得么?

  真如解脱当得么?虽然如是,细不通风,大通车马。若约理化门中,一言才启,震动乾坤。

  山河大地,海晏河清。三世诸佛,说法现前。于此明得,古佛殿前,同登彼岸。无事,珍重!”问:

  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曰:“下坡不走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师曰:“著衣吃饭。”曰: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

  “钵盂挂壁上。”问:“如何是真如含一切?”师曰:“分明。”曰:“为甚么有利钝?”师曰:“四天打鼓,楼上击钟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南台境?”师曰:“金刚手指天。”问:“如何是色空?”师曰:“道士著真红。”问:

  “十二时中,时时不离时如何?”师曰:“谛。”

双峰竟钦禅师

韶州双峰竟钦禅师,益州人也。开堂日,云门和尚躬临证明。僧问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

  “日出方知天下朗,无油那点佛前灯。”问:“如何是双峰境?”师曰:“夜听水流庵后竹,昼看云起面前山。”

  问:“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?”师曰:“因风吹火。”上堂:

  “进一步则迷理,退一步则失事,饶你一向兀然去,又同无情。”僧问:“如何得不同无情去?”师曰:“动转施为。”曰:“如何得不迷理失事去?”师曰:

  “进一步,退一步。”僧作礼。师曰:“向来有人恁么会?老僧不肯伊。”曰:“请师直指。”师便打出。问:

  “如何是正法眼?”师曰:“山河大地。”问:“如何是法王剑?”师曰:“鈆刀徒逞,不若龙泉。”曰:“用者如何?”

  师曰:“藏锋犹不许,露刃更何堪!”问:“宾头卢应供四天下,还得遍也无?”师曰:“如月入水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用而不杂?”师曰:“明月堂前垂玉露,水晶殿里璨真珠。”有行者问:

  “某甲遇贼来时,若杀即违佛教,不杀又违王敕。未审师意如何?”师曰:“官不容针,私通车马。”广主尝亲问法要,锡慧真广悟号。

  将示寂,告门人曰:“吾不久去世,汝可就山顶预修坟塔。”洎工毕,以闻。师曰:“后日子时行矣。”

  及期,会云门爽和尚等七人夜话。侍者报三更也。师索香焚之,合掌而逝。

资福诠禅师

韶州资福诠禅师,僧问:“不问宗乘,请师心印。”师曰:“不答这话。”曰:“为甚么不答?”师曰:

  “不副前言。”问:“觌面难逢处,如何顾鉴咦。乞师垂半偈,免使后人疑。”师曰:

  “锋前一句超调御,拟问如何历劫违。”曰:“恁么则东山西岭时人知有,未审资福庭前谁家风月?”师曰:“且领前话。”

黄云元禅师

广州黄云元禅师,初开堂日,以手拊绳床曰:“诸人还识广大须弥之座也无?

  若不识,老僧升座去也。”师便坐。僧问:“如何是大汉国境?”师曰:“歌谣满路。”:上堂:“古人道,触目未曾无,临机何不道?

  山僧即不然,触目未曾无,临机道甚么?珍重!”

龙境伦禅师

广州龙境伦禅师,开堂升座,提起拂子曰:“还会么?若会,头上更增头,若不会,断头取活。”僧问:

  “如何是龙境家风?”师曰:“豺狼虎豹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勤耕田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。”师曰:

  “早收禾。”问僧:“甚么处来?”曰:“黄云来。”师曰:“作么生是黄云郎当媚痴抹跶为人一句?”僧无对。

  示众曰:“作么生是长连床上取性一句?道将来!”

云门爽禅师

韶州云门山爽禅师,上堂,僧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圣躬万岁。”问:“如何是透法身句?”师曰:

  “银香台上生萝卜。”

白云闻禅师

韶州白云闻禅师,上堂良久,僧出问:“白云一路,全因今日。”师曰:“不是!不是!”曰:

  “和尚又如何?”师曰:“白云一路,草深一丈。”便下座。问:“拟伸一问,师还答否?”师曰:

  “皂荚树头悬,风吹曲不成。”问:“受施主供养,将何报答?”师曰:“作牛作马。”

净法章禅师

韶州净法禅想章禅师,广主问:“如何是禅?”师乃良久。主罔测,因署其号。僧问:

  “日月重明时如何?”师曰:“日月虽明,不鉴覆盆之下。”问:“既是金山,为甚么凿石?”师曰:“金山凿石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“迢迢十万余。”

温门满禅师

韶州温门山满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胸题卍字。”曰:“如何是祖?”师曰:“不游西土。”

  有人指壁上画问:“既是千尺松,为甚么却在屋下?”师曰:“芥子纳须弥作么生?”问:

  “隔墙见角,便知是牛时如何?”师便打。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“汝曾读书么?”问:“太子初生为甚么不识父母?”

  师曰:“迥然尊贵。”

大容諲禅师

黄州大容諲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大容水?”师曰:“还我一滴来。”问:“当来弥勒下生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慈氏宫中三春草。”问:“如何是真空?”师曰:“拈却拒阳著。”曰:“如何是妙用?”师乃握拳。僧曰:

  “真空妙用,相去几何?”师以手拨之。问:“长蛇偃月即不问,匹马单枪时如何?”师曰:“麻江桥下,会么?”

  曰:“不会。”师曰:“圣寿寺前。”问:“既是大容,为甚么趁出僧?”师曰:“大海不容尘,小溪多搕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古佛一路?”师指地,僧曰:“不问这个。”师曰:“去。”师与一老宿相期他往,偶因事不去。宿曰:

  “佛无二言。”师曰:“法无一向。”

罗山崇禅师

广州罗山崇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大汉国境?”师曰:“玉狗吠时天未晓,金鸡啼处五更初。”问:

  “丹霞访居士,女子不携篮时如何?”师曰:“也要到这里一转。”问:“如何是罗山境?”师曰:“布水千寻。”

云门常实禅师

韶州云门常实禅师,上堂:“至道无难,唯嫌拣择。还有拣择者么?”时有僧问:

  “十方国土中,唯有一乘法。如何是一乘法?”师曰:“日月分明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。”师曰:“清风满路。”

林溪竟脱禅师

郢州林溪竟脱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法身?”师曰:“四海五湖宾。”曰:“如何是透法身句?”师曰:

  “明眼人笑汝。”问:“如何是本来人?”师曰:“风吹满面尘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富贵多宾客。”曰: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“贫穷绝往还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十字路头。”曰:“如何是法?”师曰:

  “三家村里。”曰:“佛之与法,是一是二?”师曰:“露柱渡三江,犹怀感恨长。”问:“如何是无缝塔?”师曰:

  “复州城。”曰:“如何是塔中人?”师曰:“龙兴寺。”

韶州广悟禅师

韶州广悟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?”师曰:“因风吹火。”

华严慧禅师

广州华严慧禅师,僧问:“承古有言,妄心无处即菩提。正当妄时,还有菩提也无?”师曰:

  “来音已照。”曰:“不会。”师曰:“妄心无处即菩提。”

长乐政禅师

韶州长乐山政禅师,僧问:“祖师心印,何人提掇?”师曰:“石人妙手在。”曰:“学人还有分也无?”

  师曰:“木人整不齐。”

英州观音和尚

英州观音和尚,因穿井次,僧问:“井深多少?”师曰:“没汝鼻孔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

  师曰:“英州观音。”曰: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“英州观音。”问:“如何是观音妙智力?”师曰:“风射破窗鸣。”

韶州林泉和尚

韶州林泉和尚,僧问:“如何是林泉主?”师曰:“岩下白石。”曰:“如何是林泉家风?”师曰:

  “迎宾待客。”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“迢迢。”曰:“便恁么领会时如何?”师曰:“久久忘缘者,宁怀去住情。”

云门煦禅师

韶州云门煦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曰:“即今是甚么意?”僧曰:“恰是。”师便喝。

黄檗法济禅师

瑞州黄檗法济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“与天下人作牓样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

  “眉粗眼大。”上堂,良久曰:“若识得黄檗帐子,平生行脚事毕。珍重!”

康国耀禅师

信州康国耀禅师,僧问:“文殊与维摩对谈何事?”师曰:“汝向髑髅后会,始得。”曰:

  “古人道,髑髅里荐取又如何?”师曰:“汝还荐得么?”曰:“恁么则远人得遇于师去也。”师曰:“莫谩语。”

谷山丰禅师

潭州谷山丰禅师,僧问:“师唱谁家曲?宗风嗣阿谁?”师曰:“雪岭梅花绽,云洞老僧惊。”上堂:

  “骏马机前异,游人肘后悬。既参云外客,试为老僧看。”时有僧才出,师便打。曰:“何不早出头来!”便下座。

罗汉匡果禅师

颖州罗汉匡果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吹毛剑?”师曰:“了。”问:

  “和尚百年后,忽有人问向甚么处去,如何酬对?”师曰:“久后遇作家,分明举似。”曰:“谁是知音者?”师曰:“知音者即不恁么问。”问:

  “凿壁偷光时如何?”师曰:“错。”曰“争奈苦志专心。”师曰:“错!错!”

沧溪璘禅师

鼎州沧溪璘禅师,僧问:“是法住法位,世间相常住,云门和尚向甚么处去也?”师曰:“见么?”曰:

  “错。”师曰:“错!错!”问:“如何是西来意?”师曰:“不错。”师因事示颂曰:“天地之前径,时人莫强移。

  个中生解会,眉上更安眉。”

洞山清禀禅师

瑞州洞山清禀禅师,泉州李氏子。参云门,门问:“今日离甚处?”曰:“慧林。”门举拄杖曰:

  “慧林大师恁么去,汝见么?”曰:“深领此问。”门顾左右微笑而已。师自此入室印悟。

  金陵主请居光睦,未几命入澄心堂,集诸方语要,经十稔迎住洞山。开堂日,维那白槌曰:“法筵龙象众,当观第一义。”师曰:

  “好个消息,祇恐错会。”时有僧问:“云门一曲师亲唱,今日新丰事若何?”师曰:“也要道却。”

北禅寂禅师

蕲州北禅悟通寂禅师,上堂,拈拄杖曰:

  “过去、未来、现在三世诸佛微尘菩萨,一时在拄杖头上转大法轮,尽向诸人鼻孔里过。还见么?若见,与我拈将来。若不见,大似立地死汉。”良久曰:

  “风恬浪静,不如归堂。”问僧:“甚处来?”曰:“黄州。”师曰:“夏在甚处?”曰:“资福。”师曰:“福将何资?”曰:

  “两重公案。”师曰:“争奈在北禅手里。”曰:“在手里即收取。”师便打。僧不甘,师随后趁出。问:

  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对面千里。”

天王永平禅师

庐州南天王永平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西来意?”师曰:“不撒沙。”问:“如何是南天王境?”师曰:

  “一任观看。”曰:“如何是境中人?”师曰:“且领前话。”问:“久战沙场,为甚么功名不就?”师曰:

  “祇为眠霜卧雪深。”曰:“恁么则罢息干戈,束手归朝去也。”师曰:“指挥使未到你在。”

永安朗禅师

湖南永安朗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洞阳家风?”师曰:“入门便见。”曰:“如何是入门便见?”师曰:

  “客是主人相师。”问:“如何是至极之谈?”师曰:“爱别离苦。”

湘潭明照禅师

湖南湘潭明照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湘潭境?”师曰:“山连大岳,水接潇湘。”曰:“如何是境中人?”

  师曰:“便合知时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“百惑谩劳神。”

青城乘禅师

西川青城大面山乘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相轮峰?”师曰:“直耸烟岚际。”曰:“向上事如何?”师曰:

  “入地三尺五。”问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“兴义门前冬冬鼓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。”师曰:

  “朝打三千,暮打八百。”

普通封禅师

兴元府普通封禅师,僧问:“今日一会,何似灵山?”师曰:“震动乾坤。”问:“如何是普通境?”师曰:

  “庭前有竹三冬秀,户内无灯午夜明。”

净源真禅师

韶州灯峰净源真禅师,上堂:“古人道,山河大地普真如。大众若得真如,即隐却山河大地。

  若不得,即违古人至言。众中道得者出来道看。若道不得,不如各自归堂。珍重!”僧问:

  “达磨未来时如何?”师曰:“三家村里,两两三三。”曰:“来后如何?”师曰:“千斜不如一直。”问:

  “诸法寂灭相即不问,如何是世间相?”师曰:“真不掩假。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?”师曰:“不著力。”

大梵圆禅师

韶州大梵圆禅师,因见圣僧,乃问僧:“此个圣僧年多少?”僧曰:“恰共和尚同年。”师喝曰:

  “这竭斗不易道得。”

药山圆光禅师

澧州药山圆光禅师,僧问:“药峤灯联,师当第几?”师曰:“相逢尽道休官去,林下何曾见一人?”问:

  “水陆不涉者,师还接否?”师曰:“苏噜苏噜。”师问新到:“南来北来?”曰:“北来。”师曰:

  “不落言诠,速道!速道!”曰:“某甲是福建道人,善会乡谈。”师曰:“参众去。”僧曰:“灼然。”师曰:“更跳便打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曰:“道甚么!”

鹅湖云震禅师

信州鹅湖云震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阇黎不是。”问僧:“近离甚处?”曰:“两浙。”师曰:

  “还将得吹毛剑来否?”僧展两手。师曰:“将谓是个烂柯仙,元来却是摴蒲汉。”问:“如何是鹅湖家风?”

  师曰:“客是主人相师。”曰:“恁么则谢师周旋去也。”师曰:“难下陈蕃之榻。”

开先清耀禅师

庐山开先清耀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灯灯不绝?”师曰:“青杨翻递植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。”师曰:

  “无根树下唱虚名。”问:“披云一句师亲唱,长庆今朝事若何?”师曰:“家家观世音。”问:“如何是披云境?”

  师曰:“一瓶渌水安窗下,便当生涯度几秋。”曰:“如何是长庆境?”师曰:“堂里老僧头雪白。”曰﹝曰,原作“白”,据清藏本、续藏本改。﹞:

  “二境同归,应当别理。”师曰:“在处得人疑。”问:“古涧寒泉,谁人能到?”师曰:“乾。”曰:“恁么则到也。”

  师曰:“深多少?”

奉国清海禅师

襄州奉国清海禅师,僧问:“青青翠竹,尽是真如。如何是真如?”师曰:

  “点铁成金客,闻名不见形。”曰:“恁么则礼谢去也。”师曰:“昔时妄想,至今犹存。”问:“承古有云,见月休观指,归家罢问程。

  如何是家?”师曰:“试举话头看。”问:“放过即东道西说,不放过怎生道?”师曰:“二年同一春。”

韶州慈光禅师

韶州慈光禅师,僧问:“即心即佛,诱诲之言。不涉前踪,如何指教?”师曰:

  “东西且置,南北事作么生?”曰:“恁么则学人罔测去也。”师曰:“龙头蛇尾。”

双峰慧真禅师

韶州双峰慧真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非时为人一句?”师曰:“吃棒得也未?”僧礼拜,师便打。

保安师密禅师

潭州保安师密禅师,僧问:“辊芥投针时如何?”师曰:“落在甚么处?”﹝梁山云:“落在汝眼里。”﹞问:

  “不犯词锋时如何?”师曰:“天台南岳。”曰:“便恁么去时如何?”师曰:“江西湖南。”

云门法球禅师

韶州云门法球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西来大道?”师曰:“当时妄想,至今不绝。”问:“如何是云门剑?”

  师曰:“长空不匣锋铓色。”曰:“用者又如何?”师曰:“四海唯清日月明。”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

  “头上脚下。”曰:“如何是道中人?”师曰:“一任东西。”问:“如何是随色摩尼珠?”师曰:

  “色即不无,作么生是珠?”曰:“学人不会,特伸请益。”师曰:“云有出山势,水无投涧声。”问:“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香风吹萎花。”曰:“见后如何?”师曰:“更雨新好者。”

佛陀远禅师

韶州佛陀山远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曰:“铜头铁额。”曰:“意旨如何?”师曰:“簸土扬尘。”

慈云深禅师

连州慈云山深禅师,僧问:“宝镜当轩时如何?”师曰:“天地皆失色。”问:“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?”

  师曰:“扣牙恐惊齿。”

化城鉴禅师

庐山化城鉴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正法眼?”师曰:“新罗人迷路。”上堂:

  “十方薄伽梵,一路槃门。诸禅德,且作么生是槃门,莫是山僧这里聚会少时便为槃门么?莫错会好!

  诸禅德摠不恁么会。莫别有商量底么?山僧这里早是事不获已,向诸人恁么道,已是相钝置了也。

  更拟踏步向前,有何所益?诸禅德但自无事,自然安乐,任运天真,随缘自在。

  莫用巡他门户,求觅解会,记忆在心,被他系缚,不得自在,便被生死之所拘,何时得出头?可惜光阴倏忽,便是来生。速须努力。”时有僧问:

  “生死到来,如何免得?”师曰:“柴鸣竹爆惊人耳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,请师直指。”师曰:“家犬声狞夜不休。”

  问:“如何是菩提路?”师曰:“月照旧房深。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“不欲说似人。”曰:

  “为甚么却如此?”师曰:“家丑不外扬。”问:“如何是和尚寻常为人底句?”师曰:“量才补职。”曰:

  “恁么则学人无分也。”师曰:“心不负人。”问:“佛法毕竟成得甚么边事?”师曰:“好个问头,无人答得。”曰:

  “和尚岂无方便?”师曰:“云有出山势,水无投涧声。”问:“如何是向上关捩子?”师曰:“拔剑搅龙门。”

庐山护国和尚

庐山护国和尚,上堂曰:“有解问话者么?出来对众问看。”时有僧出礼拜,师曰:

  “来朝更献楚王看。”便归方丈。上堂:“实际理地,不受一尘。佛事门中,不舍一法。”又曰:“一法若有,毗卢堕在凡夫。

  万法若无,普贤失其境界。诸上座,作么生理论?朝夕恁么上来,向诸上座说个甚么即得?

  若说三乘十二分教,自有座主律师。若说世谛因缘,又非僧家之所议。若论佛法,从上祖宗,多少佛法,可与评量。

  摠不如是。须知各各当人分上事,作么生是诸上座分上事?

  知有底,对众吐露个消息,以表平生行脚,参善知识,具烁迦罗目,不被人谩,岂不快哉!还有么?”良久云:

  “若无人出头,买卖不当价,徒劳更商量。珍重!”僧问:“佛未出世时如何?”师曰:“云遮海门树。”曰:“出世后如何?”师曰:“擘破铁围山。”

天王徽禅师

庐州天王徽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一大藏教?”师曰:“高座不曾登。”曰:“登后如何?”师曰:

  “三段不同,今当第一。向下文长,付在来日。东家篱,西家壁,自己分上又作么生?”僧无对。师便打。问:

  “如何是从天降下?”师曰:“风雨顺时。”曰:“如何是从地涌出?”师曰:“稻麻竹苇。”

庐山庆云和尚

庐州庆云和尚,僧问:“三乘十二分教即不问,如何是直截根源?”师曰:“十进九退。”曰:

  “如何即是?”师曰:“何日得休时。”问:“一言道断时如何?”师曰:“未是极则处。”曰:“如何是极则处?”师曰:

  “冬后一阳生。”问:“诸法实相义,和尚如何说?”师曰:“口挂东壁上。”问:

  “佛令祖令今已委,向上机锋事若何?”师曰:“令。”曰:“学人不晓,如何指示?”师曰:“收。”

永福朗禅师

岳州永福院朗禅师,问僧:“汝是甚处人?”曰:“荆南人。”师曰:“还过公安渡也无?”曰:

  “过公安渡。”师曰:“汝何不判公验?”曰:“和尚何得特地?”师曰:“争奈岳阳关头何!”僧无语,师便打。

芭蕉弘义禅师

郢州芭蕉山弘义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最初一句?”师曰:“举起分明。”曰:“如何受持?”师曰:

  “苏噜悉哩。”问:“学人非时上来,乞师一接。”师曰:“汝是甚处人?”曰:“河北人。”师曰:“不易过黄河。”

赵横山和尚

郢州赵横山和尚,僧问:“十二时中如何用心?”师曰:“长连床上吃粥吃饭。”问:“如何是诸佛师?”

  师曰:“平地看高。”

西禅钦禅师

信州西禅钦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函盖乾坤句?”师曰:“天上有星皆拱北。”曰:

  “如何是截断众流句?”师曰:“大地坦然平。”曰:“如何是随波逐浪句?”师曰:“春生夏长。”问:“古殿重兴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一回春到一回新。”

南天王海禅师

庐州南天王海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一体真如?”师曰:“五郎手里铁弹子。”问:

  “十度发言九度休时如何”师曰:“口边生荆棘。”曰:“如何免得此过?”师曰:“半路好抽身。”

觉华普照禅师

桂州觉华普照禅师,僧问:“大千世界为甚么转身不得?”师曰:“谁碍阇黎?”曰:“争奈转不得!”

  师曰:“无用处。”问:“声色二字如何透得?”师曰:“虚空无变易,日月自纷拏。”问:“如何是真如槃?”

  师曰:“秋风声飒飒,涧水响潺潺。”上堂:“总似今日老胡有望,然灯佛不如阇黎。

  总似今日老胡绝望,阇黎不如然灯佛。

  于此明得,大地微尘诸佛、西天二十八祖、唐土六祖、天下老宿,一时拈来山僧拄杖头上转妙法轮。于此明不得,百千诸佛穿你鼻孔,西天二十八祖透过你髑髅,还知么?

  若不知,山僧与你指出。”良久曰:“山河大地有甚么过?久立,珍重!”

铁幢觉禅师

益州铁幢觉禅师,僧问:“十二时中如何履践?”师曰:“光剃头,净洗钵。”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

  “踏著。”曰:“如何是道中人?”师曰:“退后三步。”问:“诸佛出世,当为何事?”师曰:“截耳卧街。”

延长山和尚

新州延长山和尚﹝后住龙景山,真身现在。﹞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家风?”师曰:“丑拙不可当。”曰:

  “客来如何祇待?”师曰:“瓦碗竹筋。”问:“从上古圣向甚么处去?”师曰:“不在山间,即居树下。”曰:

  “未审成得个甚么?”师曰:“汝还知落处么?”僧无语,师便打。

福化充禅师

眉州福化充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大人相?”师曰:“山僧这里不曾容易对阇黎。”曰:

  “如何得相承去?”师曰:“白云虽有影,绿竹且无阴。”问:“天皇也恁么道,龙潭也恁么道,未审和尚作么生道?”师曰:

  “汝试道看。”曰:“比来请益,岂无方便?”师曰:“将谓是海东舶主,元来是北地番人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“十字路头华表柱。”曰:“学人不会,乞师再指。”师曰:“君自行东我向西。”

黄龙赞禅师

眉州黄龙赞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和尚关捩子?”师曰:“少人踏得著。”曰:“忽踏得著时如何?”师曰:

  “汝试进前看。”僧便喝,师便打。问僧:“近离甚处?”曰:“香林。”师曰:“在彼多少时?”曰:“六年。”

  师曰:“世尊在雪山六年,证无上菩提。汝在香林六年,成得个甚么?”僧无语。师曰:“移厨吃饭汉。”

大圣守贤禅师

衡州大圣院守贤禅师,僧问:“如何是古佛道场?”师曰:“五通庙里没香炉。”问:

  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“南斗七,北斗八。”

天柱山和尚

舒州天柱山和尚,上堂曰:“莫有作家战将么,试出来与山僧相见。”时有僧出礼拜,师曰:

  “山僧打退鼓。”曰:“和尚是甚么心行?”师曰:“败将不战。”问:“北斗藏身,意旨如何?”师曰:

  “阇黎岂不是荆南人?”曰:“是。”师曰:“祇见波澜起,不测洞庭深。”

云门朗上座

韶州云门山朗上座,自幼肄业讲肆,闻僧问云门:“如何是透法身句?”门曰:“北斗里藏身。”

  师罔测微旨,遂造云门。门才见便把住曰:“道!道!”师拟议,门拓开,乃示颂曰:

  “云门耸峻白云低,水急游鱼不敢栖。入户已知来见解,何劳再举轹中泥。”师因斯大悟,即便礼拜。自此依云门为上座。僧问:

  “如何是解脱?”师曰:“穿靴水上行。”问:“如何是透脱一路?”师曰:“南赡部洲北郁单越。”曰:

  “学人不会,意旨如何?”师曰:“朝游罗浮,暮归檀特。”

纂子山庵主

郢州纂子山庵主,僧问:“如何是透法身句?”师曰:“朝看东南,暮看西北。”

 
 
当前位置
脚注栏目
版权信息
© 2014-2064 borexf.com 版权所有 ICP证:蜀ICP备14015702
访问统计